当前位置:秒速赛车 > 秒速赛车新闻 > 宗庆后作为陪审员参加庭审 提问问题犀利(图)

宗庆后作为陪审员参加庭审 提问问题犀利(图)

文章作者:秒速赛车新闻 上传时间:2020-01-03

法制网记者唐荣 通讯员彭茗慧

119696">

宗庆后不时与审判长低头耳语进行交流。据了解,除了之前就做了准备,昨天开庭前45分钟,宗庆后便已到达中院,与审判长沟通案件情况及诉讼程序。通过建立档案加强对人民陪审员的管理和业绩考核。

8月23日,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诉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中黔酒业有限公司、广东省深圳市龙华区粤黔茶酒商行侵害商标权纠纷案在深圳知识产权法庭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此案是深圳法院系统首次采用7人合议庭的形式来审理的知识产权案件。

图片 1

宗庆后;庭审;陪审员;人民陪审员;审判长

原告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为中国白酒行业的知名企业,其产品贵州茅台酒和商标“贵州茅台酒”图文商标在国内外知名度较高。被告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中黔酒业有限公司以白酒酿造、销售为主要经营业务,注册地在贵州省茅台镇,其生产和销售的“贵州茅台镇商务用酒”为本案的被控侵权产品;被告深圳市龙华区粤黔茶酒商行为中黔酒业授权在深圳的经销商。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起诉荣和烧坊商标侵权纠纷案在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正式开庭。

图片 2

原告贵州茅台主张,被告中黔酒业制造销售、被告粤黔商行销售的产品“贵州茅台镇商务用酒”侵犯了其注册使用的“贵州茅台酒”图文商标、“MAOTAIZHEN”“贵州茅台”文字商标及圆形图案商标等4个知名商标,产品的包装、装潢及产品上使用的商标标识与原告产品“贵州茅台酒”高度近似,故意欺骗误导消费者,让消费者造成混淆。原告就此主张被告对侵权行为承担法律责任、赔偿原告损失。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起诉荣和烧坊商标侵权纠纷案在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正式开庭。双方分别就“MAOTAI”字样的使用、包装的相似度等问题进行了陈述与辩论。由于法庭要求双方提交部分证据的原件,故本案并未当庭宣判。不过,这一侵权事件至此却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北京惠久酒业公司董事长尚智称,此案的被告方贵州荣和烧坊酒业公司其实与“荣和烧坊”并无关联。

宗庆后不时与审判长低头耳语进行交流。

庭审现场采用3D扫描技术对涉案证物进行展示和比对,法官及双方当事人可以直接在电视屏幕上从各个角度查看证物的细节。

现场直击:四大争论焦点待解

时报讯 昨天下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的一起外观设计专利纠纷案备受瞩目。诉讼标的仅为2万元的案件,何以引起广泛关注?“亮点”就是坐在陪审员一席上的人民陪审员——全国人大代表、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宗庆后。

据介绍,侵权事实的认定是知识产权案件审理中最大的难题。我国2018年4月修订的《人民陪审员法》关于7人合议庭的设置,恰恰契合了知识产权疑难案件审理的这一需要。《人民陪审员法》第二十二条规定:人民陪审员参加七人合议庭审判案件,对事实认定,独立发表意见,并与法官共同表决;对法律适用,可以发表意见,但不参加表决。第二十三条规定:合议庭评议案件,实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因此,深圳知识产权法庭决定本案采用7人合议庭的审理模式,即3名法官和4名陪审员组成合议庭共同审理案件。

2011年5月18日,北京市西客站公安段与贵州茅台集团打假办一同查扣了一批标示为“百年荣和老窖”的白酒。茅台酒厂认为,该批产品在外包装的显要位置突出使用了“MAOTAI”字样,茅台酒厂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特诉至法院,并要求荣和烧坊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20万元及合理开支2万元。

这是宗庆后自2014年5月29日被杭州市上城区人大常委会任命为区人民法院人民陪审员后,首次参与审理案件。庭审过程中,宗庆后多次向原、被告提问,发问犀利,不少问题一针见血。

“本案的人民陪审员分别来自酒业、教育、医疗、科技等不同领域,是我们从434人的陪审员库中随机抽取产生,当时共抽取了7人,然后确定了其中4人有时间参加,最后是提前10天通知到陪审员个人,提前3天通知到案件当事人,这样就避免了本案的人民陪审员受到外界干扰,能够独立作出判断。”本案审判长、深圳知识产权法庭庭长卞飞介绍说。

11月9日,该案在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正式开庭,中新网财经频道记者获准在现场旁听双方的辩论。庭上,贵州茅台酒厂表示,该厂是“MAOTAI”字母、“茅台”文字及其图形组合的系列注册商标注册人,MAOTAI及图商标在2008年被国家商标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荣和烧坊是专业的白酒生产企业,具备相应的专业能力,对于茅台酒厂的商标理应具有高度注意义务,确保生产销售的产品不侵犯茅台酒厂商标,但荣和烧坊却没有尽到相应义务,其行为已经严重侵犯了茅台酒厂的注册商标专用权。荣和烧坊作为被告方,则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时报记者 凌怡

卞飞表示,人民陪审员的加入,可以使人民群众的普遍认知和地方性知识有序进入法庭,使法院的判决更加贴近社会和公众的普遍认识。同时,由人民陪审员来认定案件事实,即使当事人对裁判结果不服,也无法质疑法官的中立性,从而提高了审判的权威性和法院的形象。

根据双方辩论内容,中新网财经频道梳理出本案争端的四大看点。

实习记者 顾舒贝 文 胡峻玮 摄

经合议庭评议,深圳知识产权法庭当庭对案件进行宣判,判决被告中黔酒业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权产品,粤黔商行立即停止销售侵权产品;被告中黔酒业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贵州茅台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支出共计人民币100万元。

看点一:被告荣和烧坊在其产品上使用“MAOTAI”字样是否属于对产地地名的标注?茅台酒厂认为,7260827号商标为自己合法拥有,被告在包装上突出显示了“MAOTAI”,因此应当认定被告方侵犯了自己的商标权。但被告认为,该字母是地名的使用方法,即表示产品产地为贵州省茅台镇,被告依法有权正当使用该地名。

现场

法制网深圳8月24日电

看点二:被告产品的外包装是否与原告产品相似,造成消费者的混淆?茅台酒厂的代理律师表示,原告合法拥有284526号商标的专用权,被告的商标足以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并且被告显著使用了与原告几乎一样的字母和图案,在同一种商品上构成了近似,侵犯了原告的商标专用权。但荣和烧坊则认为,茅台酒厂的284526号商标并未指定颜色。

宗庆后任人民陪审员

中新网财经频道查询发现,中国商标网上提供的284526号商标图像显示为黑白色,在指定颜色一栏并未标注。而茅台酒厂于2011年11月16日申请的10195605商标则显示为指定颜色,并于2012年10月13日进行初审公示。

首次参与审理案件

看点三:被告是否与历史企业“荣和烧房”具有传承关系?茅台酒厂认为,被告强拉硬扯上历史品牌“荣和烧坊”,硬说与自己有关系,这是一种傍名牌的行为。而且,被告没拿出所谓的银质鎏金奖、金奖的实质证据,这个奖项与被告没有任何关系。茅台酒厂的代理律师称:“如果按照被告的逻辑,我今天注册一个‘始皇’,明天注册一个‘太宗’,我就和秦始皇、唐太宗有传承关系了?”对此,荣和烧坊则对法庭重申,其不仅与“荣和烧房”存在人员上的传承,也存在生产工艺上的传承。

单色衬衣、黑色西裤加上黑色凉鞋,昨天14:45,跟随本次案件的审判长、审判员,宗庆后出现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27号法庭。

看点四:荣和烧坊是否有资格标注产地为茅台镇?茅台酒厂认为,被告抗辩的理由是使用地理名称的标志,但被告并不在茅台镇,而是一家贵阳企业,因此不应称为茅台镇的企业。但荣和方面则坚称,其产品产地为贵州省茅台镇,因此权正当使用。

因为宗庆后的到来,昨天现场旁听席的30个座位座无虚席,不少人甚至站着听完超过一个半小时的庭审。

经过双方的辩论激烈,庭审一直持续至9日上午11时。由于双方当事人的意见分歧较大,均不同意庭外和解,且部分涉及本案的关键证据需要原件,故审判长宣布休庭。

庭审开始。在法庭调查环节,坐在审判长右手边的宗庆后一直认真聆听着原告的起诉状及被告的答辩意见。过程中,他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但不时与审判长低头耳语进行交流,同时翻看相关案卷材料,偶尔也在审判长的提示下,转头观看后上方的显示屏。

庭外说法:茅台闭口不谈案件 荣和烧坊大谈文化发展

这起案件,是一个外省籍的自然人赵某诉杭州夹板市场一摊位经营者袁某侵害外观涉及专利的纠纷案。原告称,自己2012年8月申请了一个名为“左右人生”的装饰玻璃外观涉及专利,同年12月获得国家授权。但2013年3月,一家名为“杭州索玛丽玻璃”的销售商却在销售侵犯原告外观专利的产品。于是,原告一纸诉状将对方告上法庭,要求被告赔偿损失人民币2万元。

庭审结束后,中新网财经频道记者采访了贵州茅台酒厂的代理律师李洪涛,他表示对与这场官司的进展不做预期,以法庭的判决为准。而茅台方面的另一位代理律师则马上表示:“未经原告授权,不能接受采访。”

被告答辩时认为,自己并没有大量销售涉案产品,仅仅有过一次转让,不能认定是销售行为。另外,被告还称原告当时主动和公证人进到被告的仓库内购买涉案产品,这是一种恶意维权,目的不在于制止侵权,而在于索赔牟利。

与茅台方面截然相反,荣和烧坊董事长仇福广则利用庭后与媒体的交流机会大谈企业文化与发展规划。他在接受中新网财经频道采访时表示,此案判决谁输谁赢已不重要,重要的是给所有茅台镇的酒企提个醒。屡称自己为“一介教书先生”的他多次表示,所有茅台镇的酒企应该共同发展,而不要相互“内耗”,纠缠在一些无谓的问题上,应该“共同把茅台镇打造成国际造酒中心”。

多次向原、被告提问

实际上,茅台酒厂对于这一点也表示认同,其代理律师在庭上就曾称,茅台酒厂并没有打击茅台镇的1000多家酒企,而是希望通过本次案件起到一个警醒的作用,督促其他企业合法使用商标,搞清楚地名用法的标准。

问题犀利 一针见血

真假“荣和”:荣和烧坊卷入“罗生门”

案件的高潮是15:36庭审进入提问环节后出现的。沉默了近一个小时的宗庆后终于开口了。针对双方争论的关键点,他先后向原告和被告抛出了自己的问题。

本文由秒速赛车发布于秒速赛车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宗庆后作为陪审员参加庭审 提问问题犀利(图)

关键词: